咕咕咕

我永远喜欢北美独行菜太太

突然狂热的喜欢上了jojo

摸个鱼。武之极

*和平设定,和皇太子快乐地探讨(瞎编的)武道

“每一次挥刀都能带动以太的流动,”芝诺斯说,“通过收刀入鞘将能量固定于刀锋,以求在拔刀的一瞬间释放最强力的斩击。”

流浪武士打扮的帝国皇太子手持纤细的妖刀,光站在他对面,一手按在未出鞘的刀柄上。

“但是这样的必杀是需要时机的。”光说,“我会通过精准地弹开你的攻击来诱出你无法防御的破绽,以此致命一击。”

“精妙的设想。”芝诺斯赞扬,“那就来试试。”

芝诺斯左脚小迈一步,挥刀,和光的刀撞在一起,两人拼了几刀后,芝诺斯借着一个侧身的动作,躲过光的一记纵斩并且收刀入鞘。

光的刀停了下来,他专注地观察起芝诺斯手上的动作,只要能抓...

【光喵】红龙的诞生(上)

*邪龙埃斯蒂尼安设定

*和邪龙埃斯蒂尼安谈恋爱相当于还在和尼格霍得谈恋爱,双份快乐

(本来是想这么说的,结果没谈成恋爱!原因是我自己写龙师兄爽到了把恋爱忘了,还不如说是尼格霍德x师兄呢,所以这篇文其实是出场了光和喵但又不完全是cp向

*考虑到师兄死也不当龙,是让自己爽一下的ooc了,请勿深究

*虽然标了上,但是薛定谔的后续

1

他看到埃斯蒂尼安手握龙眼。

龙血染红铠甲,暗红的裂纹爬上肌肤。

他喉间发出细碎的嘶吼,背上生出狰狞的尖刺。

七头戴七冠长十角,尾拖三分之一星辰。①

那是红龙的诞生。

2

埃斯蒂尼安化龙,这是谁也没想到的。

即使被邪龙诱惑这种事不是没有前科,但毕...

摸个鱼。突然犯病


左拥伊塞勒,右抱死棘枪。尖刺邪龙巢,跃冲雪都桥。

【FF14】我比你龙

自己和带我入坑的亲友的小段子故事,我是还在做主线的萌新(*/ω\*)
没头没尾,就当是玩到现在的有趣的记录了
本文是当你的亲友是个每天以骂你废物为快乐的暴躁怪(…)
龙性恋龙骑士龙妹和暴躁奶妈拉拉肥

龙和拉拉肥
“你好变态啊…”龙妹把拉拉肥抱了起来,长叹。
“???”长相可爱的母肥一脸蒙逼。
“捏个拉拉肥可太变态了。”龙妹用“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”的眼神看着对方,并且开始真香发言,“我也好想当拉拉肥。”
“可拉拉肥没有角啊。”拉拉肥呵呵一笑,“您不是角性恋吗。”
“是龙性恋。”龙妹纠正她,“是啊,好可惜,你没我龙。”
“醒醒,你不是龙,你只是个蜥蜴。”
“嘤嘤嘤。”

龙和合法萝莉
“我对自己的长相很满意。”龙

【伊欧菲斯/杰洛特】一个奇怪的段子

很短,突发奇想写着好玩,ooc有

想向各位安利巫师2的伊欧菲斯!他真的很可爱!


“骗子。”杰洛特说,他将袖子撸了上去,看上去想去和谁干一架。
伊欧菲斯为这个称呼略微皱了皱眉头,“什么?”他的头巾掀上去了一部分,露出了他不那么好看的本该是眼睛的地方,但这让他显得十分放松。精灵——像伊欧菲斯这种带点儿老派作风的松鼠党尤其——十分重视诺言,杰洛特的莫名辱骂让他不太愉快。
“你没来帮我打狂猎。”
杰洛特说,他说的十分理直气壮,好像伊欧菲斯没来真的都是他自己的错。
“毫无疑问,松鼠党的剧情被CD project...”伊欧菲斯话没说完,被杰洛特严肃地打断了,“我们不能说那个词。”
“好吧。”伊欧菲斯重新来...

才看到主题乐园有这么块板子,太可爱了XD
和朋友调整了好久站位截图,队友都打起来了
朋友:反恐呢,严肃点
(感觉像是电车和ash两个人到主题乐园玩并且拍照留念,绝了)
(发给另一个朋友:ash有头差评)

摸个鱼。仍然是游戏玩后感了(

“喜欢做猎魔人吗?”

“老实说,挺喜欢的,杀各种怪物——遇见各种人,真的喜欢啊。”杰洛特从雷吉斯手上接过酒瓶。
陶森特最浪漫的是流浪骑士,而流浪确实总和浪漫密不可分。从凯尔莫罕出发,从雪原里走出,踏足迷雾满布的荒芜之所,也到过辉煌的繁华之地,爱上人,也被爱,生命以非血缘的关系得到延续,和许多人有了缘分和故事,经历战争,看到残忍的世情,也被背叛,受污蔑,触碰死亡,但也得到信任,承担责任,成为拯救他人的人,至今仍未停下。
仍未停下,即使留下如此多的羁绊。
杰洛特稍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猎魔人永远中立:他喜欢罗契,喜欢泰莫利亚百合,但却不能留在游击队;也不能留在松鼠那里,即...

本体+dlc快乐地通关了,好喜欢这个故事了,希里猎魔人+孤狼结局,挺满意的
毕竟我女儿这么可爱!恩希尔呭屎吧,几周目都不会给你的!hhh

几乎每个npc都好喜欢,简直见一个爱一个,感觉自己没救了。打血与酒的时候,一开始就喜欢上女爵了,感觉是那种看起来很御,其实喜欢冒险,喜欢陶森特式浪漫的那种人;后来狄拉夫出来又很喜欢狄拉夫,觉得那个骗了她的席安娜让人非常火大;后来和席安娜一起童话冒险,又觉得席安娜被毁掉的孩子这种属性很对我胃口………所以说没有两全结局太残念了(´・_・`)
白狼对话时的各种小细节是最戳人的地方,我还记得我因为昆特牌任务第一次进妓院,和那个老鸨对话时,白狼一脸嗯嗯我懂的...

尼国真可怕

所有的间谍都被丢回来惹╭(°A°`)╮

摸个鱼。七夕段子

梗源是两周前听某能层太太的一次群内开车指导

那一天,刺客们坐在高高的稻草堆旁边,听艾吉奥讲那过去的事情。

从佛罗伦萨到威尼斯,从弗利到罗马,又远至君士坦丁。
从待放的花蕾到利爪的小猫,从甜腻的苹果到顺服的野马,最后是精致的丝绸。
他的发言专业而真实,不知怎么,众人的眼眶有些湿润,喉头有些哽咽。

“我也想要女朋友。”有人小声说。
“你…刺客怎么能局限于谈恋爱?”有人无力地反驳。
“可是我也好想谈恋爱啊。”又一个说。
“我好想苟且一番啊。”另一个说。
“哪怕只是啾啾一下。”接着。
“我只要拉个小手。”声音颤抖。
“就算是柏拉图…”要落泪了。

没有,什么都没有的。

1 2 3 4 5
© 桑奈 | Powered by LOFTER